站长网 >> 资讯 >> 问题P2P平台数据跟踪:雷前竟有这些特征(表)

问题P2P平台数据跟踪:雷前竟有这些特征(表)

2018-09-27 14:04:43 来源:网贷之家 作者:南宫晓典 我来投稿

最近,互金协会对外公布了行业P2P平台7月的信披情况。

互金协会主导的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,面向公众披露各家的月度运营数据,由各P2P网贷平台进行报送。据公开信息,互金信披系统正式上线于2017年6月,迄今仅度过了短短的一周岁生日。

这一年多来,各方对信披系统的吐槽颇多,比如说某些平台怠于披露数据或者数据存在矛盾之处等;协会先后也做过不少努力,先有核查“0逾期0代偿”,后又在今年4月进行了一次升级,披露标准从2016版升级到2017版。

在这篇文章里,晓典将选取拥有公开经营数据的问题平台,对近一年的经营情况进行跟踪总结,为各位读者提供参考。

样本选择

各大网贷第三方对问题平台的类型界定不一而同,诸如经侦、失联、提现困难、跑路等。从投资人角度简化来讲,晓典认为问题平台可分为三类:

一是立案、经侦介入平台或实际控制人、法定代表人等自首平台;

二是未立案但仍未放弃经营,有零星回款平台;

三是未立案、主要负责人杳无音信且无正常回款平台。

其中首位被广大投资人称为“死雷”,第二类则可称之为“活雷”。而遭受第三类平台的投资人最为辛苦,回款无望的同时需要为立案各处奔走。

一些自媒体在描述暴雷平台时,将一些活雷平台也算进去,晓典认为不是很妥当。近期主要网贷第三方也在平台类型的表述上做出了变更,提示“争议平台”,给拥有部分回款希望的平台预留了一些舆论空间。

出于谨慎原则,晓典的这篇报告里,以第一类平台为主要研究对象,包括不仅限于永利宝、投融家、金银猫、钱保姆、金联储、合力贷、爱钱帮、十六铺金融、民信贷、财富星球等,在提及争议平台时,会做相应标注。

特征一:规模增长异常

根据网贷之家、零壹数据等第三方,近一年间,行业待收规模呈负增长。剔除一些误差值,晓典发现,一些问题平台在报送数据的一年间,运营规模不仅增加,而且具有较大增幅:

当然,作为撮合小额借贷、肩负普惠任务的P2P平台,在融资渠道有限且互联网飞速发展的现在,其人气不断上涨无可厚非,但在政策大环境的紧箍咒之下,待收增长规模过高实属不该。早在2017年,整改验收、备案相关政策就提及待收规模不得大幅增长。

但部分问题平台为何胆敢逆势而上?事后复盘,有两个主要原因:

一是某些涉及到诈骗收购的幕后团伙,采用“待收估值”法,将待收规模与收购价格进行挂钩,并在协议中予以相关约定。为了能将平台卖出个好价钱,一些平台运营团队在利益相关方的鼓动下卯足了劲,四处放量,广告、羊毛铺天盖地。

二是某些股东自身出现资金问题,开始掏空自家的P2P平台,通过关联借款甚至发假标的形式,借新还旧以续命。一些投资人关注到网上舆论开始保持谨慎之时,这些平台便继续以羊毛或短期、活期产品吸引新入资金,保持着较快的增长规模。

根据晓典观察,除了部分品牌效应较强的头部平台,其他平台的待收规模过半数相应监管号召,呈现下降状态。除待收规模,投资人数增长也能够作为参考指标之一,比如永利宝、爱钱帮两家平台,累计投资人数的增长在一年间竟超过100%,连强实力的头部平台都相形见绌。

特征二:逾期数据异常

逾期数据作为P2P网贷平台的遮羞布,一些平台几乎出于本能想要掩饰。自互金协会出手约谈整治后,才逐渐得以好转。

关于逾期数据的异常,晓典总结如下:

一是老生常谈的,0逾期0代偿。在监管文件中,代偿也是归属到逾期一类指标中的。一些投资人经常提问,为什么一些平台总是0逾期,是不是假数据?实际上,根据银监会《信披指引》的定义,逾期是指对投资人逾期,而并不是借款人逾期。这就意味着,如果平台能够通过各种方式垫付资金,在到期日将本息归还给投资人,那么就不是统计指标上的“逾期”。但如果既无逾期,亦无代偿,待收规模又做得不小,那么就该值得怀疑了。

在晓典的观察中,民信贷、十六铺金融等,就属于典型的“0逾期、0代偿”平台。

二是“僵尸”数据,即逾期代偿数据无更新。

根据晓典观察,问题平台中,金银猫、金联储和投之家等平台均呈现该种状态。以金联储为例,其代偿金额及笔数连续几期始终停留在“600万、4笔”;金银猫代偿数据及笔数连续几期始终停留在“1698万元,17笔”:

备注:爱钱帮5月数据异常,已排除

各位读者如果有兴趣,可以自行挑几个正常运营的平台去观察,大多数代偿数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动态变化:

一个拥有小额分散、真实多样借款业务的P2P平台,要在单月做到100%无逾期无代偿也是相当不易的。晓典又观察了一些争议平台同样具有这项特征,例如易通贷、抱财网等,也罗列在上面那张表里。另有几家符合数据特征的正常运营平台,已经上了某些预警名单,晓典在此不点名,有心的读者可以去互金信披系统自行查找。

特征三:其他

此前,自然人20万、法人100万借款上限的规定早已下达。但一些平台大标清理过慢,从累计人均借款数据中便可以看出,部分平台在暴雷前,存量大标仍未得到解决,例如钱保姆,至2018年6月的人均借款额为165万;金联储截至同期为481万;鑫合汇421万;爱投资431万等等。

这里再补充一个资金净流入/流出。虽并非监管部门披露要求,一些投资人仍十分关注资金净流出数据。晓典在这里补充一下,尽管部分暴雷平台在问题发生前,曾出现过大量资金净流出的迹象,但资金净流出产生的原因较为多样化,例如先前有平台在某段时间内集中清理大标,或是曾在某时间段内做过集中的司庆、节庆加息活动等到期赎回,或是平台为了正常应对市场变化做出的战略收缩调整等。仅凭资金流出就判断平台出问题,其实是站不住脚的。

结束语

本文仅列举了问题平台的主要数据特征,并结合监管文件作出简要分析。事实上,P2P平台在发生前有诸多征兆,投资人可结合数据、借款项目、舆情等多方面加以判断。

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,雷潮正逐步得到缓和。与此同时,各地备案验收工作正处于紧锣密鼓的进程中。晓典建议各位,多关注各地的备案最新进展,在数据、项目披露方面,对于重仓或即将重仓的平台予以重点关注,具有真实项目、认真对待数据披露、拥有良好合规意愿的平台,依旧是值得选择的对象。


    免责声明:文章来自互联网或作者投稿,不代表我是站长网观点。
    论坛杂谈新帖推荐